PGSTARS4法苏团

我团PGSTARS4永不认输✨

旧文大概率不会补

封面和头像都来自可爱的神仙阿文

傻逼ky有本事来和老子过两招。不惹我我还是那个可可爱爱,惹了我就是杀妈少年。

就这样吧

bina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好帅好好看我没了,声音好听真的你妈全能c位,能上高音舞蹈牛逼,这个女人绝了

5000粉感谢!感谢大家的支持呜呜呜呜❤️

小番格子老师冲!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小心,别回头。”

——鬼街·一宣——

正文作者:小番 @PGSTARS4朵蜜番 ;格子

插图:一特 @垂直子 ;阿彦 @C H A Y A ;赤池 @又见一条呛江 


·大部分信息未定,随缘一宣,具体请大家静待二宣

·将会参加cp26,为了申摊赶出来的(。)知道我的人都明白我平时只宣一次

【白狄】烟和糖

#只要我脸皮够厚什么样的烂文都敢写

#@文一隅 阿文这张画 的扩写,她是卡密我是屑,原画太好看了呜呜呜呜











  李白嘴里叼着棒棒糖,草莓味儿的,又甜又腻,他有些嫌弃地吃完了一整根。前几天他亲爱的狄老师严令禁止他把草叼在嘴里,原因是因为看见就手痒,一盒粉笔用在打靶上实在浪费。

  李白挺不愿意的,当他给狄老师解释说自己嘴里不叼点东西实在憋的慌的时候,对方友情推荐给了他一根棒棒糖。

  他记得这根棒棒糖,前几天上课从孙尚香同学手上没收的,估计是没地方用了怕烂在自己办公桌里。

  “老师,我不是垃圾桶。”李白勉强接过棒棒糖,看了看保质期,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凝固。

  “你觉得棒棒糖是垃圾?”狄仁杰手头上有一摞作业要改,他抽出红笔戴上眼镜撇眼看了下李白。

  “那到没,我怕孙尚香要追着我跑六圈操场。”

  “挺好,把你翘掉的体育课上运动量的都补回来了。”

  李白觉得他班主任可真无情,不仅说话夹枪带棒甚至剥夺自己上课叼草的自由,还要把快过期的棒棒糖丢给自己。

  你说世界上怎么还会有他这种好学生呢?虽然平常上课有点吵,有时候还会翘了体育课跑到某个犄角旮旯里睡觉,但他不仅语文成绩好还尊师重道,他狄老师都那么无情了自己还毫无怨言简直感动天地。

  狄仁杰把他请出办公室的时候,李白正在思考怎么才能让狄老师回心转意在课上睁一只眼闭,毕竟叼草已经成了他的小习惯。

  他同桌明世隐觉得李白有病,天天叼着草在那儿整行为艺术整个一抽风标志。

  李白又觉得明世隐有病,桌子上天天摆着棋盘在那儿一副巨tm神秘的样子阴阳怪气嘲讽别人简直一活T,拉仇恨的那种。

  偏偏他喜欢的班主任不爱自己这年意气风发的小少年,爱找明世隐那种死闷骚,当然他是指下棋。

  明明自己棋艺也不差,和明世隐55开是没问题的,可狄仁杰找他只会是请到办公室喝茶。

  大概明世隐也无聊,能听李白掰扯那么多青春期纯情少男的思春心思,时不时还刺他两句。

  后面明世隐烦了,对李白说了句“你这么在意他,怎么不去看看?”

  李白本来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转着笔,听到这话摔了笔扬长而去,抛弃听了自己叨叨半天的同桌。

  现在是午餐时间,李白估摸着狄仁杰应该吃完饭了就去办公室门口逛了一圈,没看见狄老师之后想了想一溜烟去了天台。

  他知道自己老师改完作业的时候会抽根烟,办公室禁烟,操场学生多,这时候八成实在天台。

  天台的门半开着,李白透过那段不小的缝隙瞧见了站在栏杆前抽烟的狄老师。

  狄老师的西装外套被他披在手上,被渡过的春风这么一吹便轻轻地摆动起来。他穿着黑色衬衫,衬得他身影精瘦挺直,上头两颗扣子随意解开,露出一小截精致锁骨和白皙的脖颈。

  他的袖子撸上去了一点儿,肌理分明线条流畅的一只手臂垂下来,而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正捏着细长香烟。

  狄仁杰垂下眼帘,平常那双锐利的清明双眼此刻看上去格外平淡无痕,他的唇微微翘起,吐出的烟便飘散萦绕,如同上好的丝绸。

  李白在门后看着那人此时有些缥缈的身影,莫名地喉咙一干,还未动作便被打断:“……李白,要我请你出来?”

  他的老师笑了。一挑眉一勾嘴,李白的心便这么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那双比皎月更透彻明亮的眸子闪着一丝狡黠的光,李白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老师头上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李白走过去,搜了搜自己的校服口袋,里面有根棒棒糖,他自己上小卖部买的。

  “老师,我觉得你比我更需要这个。”

  狄仁杰笑纳,抬起眼望着栏杆外一览无余的校景。今天天气不太好,细碎的阳光懒洋洋地透过云层撒下斑驳天光,照在他和狄仁杰周围。

  李白扶着栏杆,斜眼看他老师在学生面前光明正大抽烟的样子,突然就想他的青春,这段充满光与亮的岁月永远不要散场。



  end




我好烂

[all金]哥哥,买挂吗?(一)

#ooc注意,没有文笔

#我爱沙雕,沙雕使我快乐

#给春雷 和蜜桃罐头 打广告

#是南城爹的稿子呜呜呜@醉把佳人成双对南 

#还是那句话,PUBG天天钻石段位混着已经很少玩了,如果有bug是我的锅,可以当沙雕文乐呵,也可以指出来,会改的.JPG









  [电竞快播咨询_V


  今日PUBG海盗战队队长雷狮在直播中被屏蔽系统消音长达三分钟,期间直播间里不断传来的——Bi声让粉丝们一头雾水,今天我们就来解析一下事情的发生以及经过吧!]


  当雷狮本人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很想现在就冲到要热度不要亲妈的营销号面前给人一拳打个一飞冲天。


  这,大概就是不要脸到极致的做法吧。


  其实这件事说来很简单,就是雷狮今天直播碰到在素质广场喊卖挂的,就是那种顶着个大喇叭,然后开全部语音疯狂大喊:


  “卖挂了!卖挂了!10块钱锁血自瞄透视打包带回家了!”


  雷狮瞬间就好奇了,他玩PUBG三年了,第一次自己看见带着喇叭在广场那么光明正大卖挂的。秉承着开开眼界见见世面的心理他开了个软妹变声器,然后凑到卖挂小哥跟前来回跳跃。


  “你这挂怎么卖啊?”


  对方沉寂了一会儿,然后调出了毫无感情的度娘声音回答:“P城落地就送,心动不如行动,鸣枪为号。”


  雷狮突然就想感叹这卖挂的装备是真TM的齐全啊?先是喇叭喊话再是度娘解释,这以后挂不卖了还可以转行去菜市场耍。


  说来惭愧,雷某人本人是从来没有遇见过卖挂的,更别提这种光明正大吹大号的。他对卖挂的印象从来都是在贴吧老哥的视频里和套路视频里见过。


  虽然可能是老阴逼在钓鱼,但雷大爷开心啊!你想想在素质广场这一堆阴逼苟逼里突然窜出来个喇叭声听得人多欢乐啊!而且谁打得过连续拿了三年小金锅的自己啊?好歹也是洞官方认证的综合实力top10选手吧。


  于是刚上飞机雷狮就标记了p城,立马跳伞落地,捡起一把s12k溜上楼,听筒开了全部后果然又听到了无感情的度娘声在不断重复着“卖挂了卖挂了”。


  他这把开局手气不太好,k了两个打赤膊的人头后搜了一小块地区手头上的枪只有UMP9和M416,还都没满配。


  雷狮合计着开了公麦挂上变声器:“卖挂的在哪里啊,我现在就去找你~”


  他这软妹语气学了个十成十,特别是一句话结束后的语调上扬,简直骚地不行。


  “你往226方向走。”这次倒不是度娘声了,卖挂哥换成谷歌娘了。


  当雷狮刚刚走到挂哥在的小房子时,一个挂着三级头的游戏角色从窗户上探出头,雷狮反应迅速立马切红点M416打了一弹夹子弹。


  “砰。”


  没消音的98k爆头声就这么响了起来。


  雷狮没想到鸣枪为号是这么个为号法。


  “?”雷狮缓缓抠出一个问号。


  “我靠,朋友你不会真以为我卖挂来诛仙了吧?哈哈哈哈哈这套路多少年了还有人上钩啊?”


  雷狮站的这个位置并不好,周围没有阻挡物他一上头就突了整个弹夹刚打算切成手榴弹然后冲房子,结果走位刚骚起来就给人一枪爆头了。


  至于营销号上说的那个“哔”声明明就是对方丢震爆弹刀尸传出来的声音。


  “你还挺无聊的,怎么,刀尸体那么乐此不疲?”


  “没,其实我也不想学这种不要亲妈的行为的,但是谁让我和人家打赌打输了,不好意思哈。”


  卖挂哥声音贼纯贼可爱,雷狮觉得就尼玛离谱,搜p城都能搜出来三级头98k的人能打赌打输是真的老天捉弄人。


  卖挂哥的ID叫King,其实他有点印象,前几天格瑞的青训队就招了个新人金,ID也是King,看这个手速和走位八成是这小伙子了。


  “加个好友?”


  “算了算了,格瑞不让我带妹的。”


  对哦,他想起来自己还没把变声器关了。


  “那现在呢?”雷狮关了变声器顺便关了直播。


  “你给老子滚!”


  擦,这小伙子的耳机里怎么还蹦出来嘉德罗斯的声音。


  “我靠雷狮你恶不恶心,一个大男人装什么软妹还开变声器,就你这技术渣渣都能压你一头,您老人家还是快点退役吧。”


  众所周知,海盗团和嘉德罗斯小队八字不合,见面就要撕逼撕逼就能撕三天三夜,微博超话各种互黑,正主直播各种嘲讽,简直冤家路窄好死不相往来。


  雷狮听到嘉德罗斯的声音果断退游戏发微博阴阳怪气。


  [奉劝九岁的小孩子就别打游戏了,又菜又幼稚,你说健康系统怎么不给你一天两个小时的时间别出去坑人呢。]


  本来是阴阳怪气嘉德罗斯的,结果因为死妈营销号发的帖子让不少人以为雷狮在鄙视这种玩套路的老阴逼还带了一波节奏。


  坐在青训基地电竞椅上的金脸都快笑抽了,他觉得自己当初就不该答应嘉德罗斯同学聚餐顺便打赌,谁想到炸鱼塘还能炸到雷狮,雷狮还刚好在直播。


  这梁子怕是结下了。










  tbc




擦这段真的好上头好好听

all金茶会总办:

因为有几位老师临时来不了,所以摊主招募继续!时间比较紧迫!希望老师们可以踊跃报名!!!!!!

我们一定要努力将all金一条街搞出来!!!

all金冲冲冲!!!!!!

ps:小红心+小蓝手+转发里面抽一个人随机送all金谷子

【all金】网恋奔现后(一)

 #本文又名:为什么我的情缘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变成汉子,老子是个直男并不想被gay谢谢

#无脑修罗场,主要讲奔现,网游涉及少















  金现在心情十分复杂。既紧张又兴奋,原因是他要和相处整整一年的二代情缘面基了。


  他是人气网游《凹凸战记》的开服高玩,在玩家圈子里还蛮有人气,经常活跃在各个排行榜和攻略视频以及玩家口中。


  这个游戏四年前推出了情缘系统,当时还年轻气盛正处于青春年华的金同学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就是情缘必须在同城里找,这样子方便奔现。


  于是金同学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结识了自己的一代情缘。


  一代情缘是个玩锤子的萝莉形体,ID叫诗画,当时一区差不多已经关服了,诗画是最后一批上车的新人。


  那时候金的好基友格瑞正忙着报各种补习班没时间和他组队,于是金思索半天正式决定去组野队。


  当时他要刷的是个双人本,缺的是低级材料,所以凭借着他的一套神装兼开服阅历随便点了个队打算开启孤狼刷本。


  但是老天爷偏不要他这么干,成功的给金不平凡的情史踹开一扇弯掉的大门。


  他一进组队,便听见了甜蜜软萌的少女音,娇气但不让人感到烦躁,猫儿挠手心一样的柔软感觉让金猛的心脏一跳。


  “那个,我好像在排行榜上见过你诶!”


  金没有开麦,而且点开聊天框开始打字。


  “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就是玩的早一点才会上排行榜的,你要是玩的久也行的!”


  “那我们要不要加个好友啊?我看你来这里刷本应该是缺低级材料吧,刚好我也能练练级。”


  金当时一颗纯情少男心,还未入世太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喜欢开变声器建女号的狗东西,一厢柔情全献给了ID诗画的锤萝。


  他觉得诗画和普通的女生完全不一样,虽然声音是娇了点但是为人处事一点也不娇气,反而豪爽大方,相处起来及其舒服,游戏操作也很强。


  这么一起组队刷本了六个月之后他正式向诗画提出了在一起的请求,金当时心里还有点忐忑,害怕对方会不会害羞拒绝自己。


  结果诗画飞速地在聊天框里回了他:“行啊,反正我们也一起玩了那么久,组情缘还能完成任务,有装备还能刷任务。”


  那天他可高兴了,还特地告诉了格瑞,结果格瑞当时立马放下手中的作业上了号。


  “你找情缘了?谁?”


  “一个叫诗画的女孩子!她人很好的,格瑞你要认识下吗?”


  “可以。你指我和她PK?”


  金当时二话不说立马把格瑞拖去写作业了,开玩笑啊,他好基友听到自己有情缘第一反应不是恭喜而是上去暴揍这让人听了多奇怪。


  不过自从知道金有情缘之后,格瑞便很少上游戏,说自己补习很忙。


  金点点头,继续陪自己的小情缘游戏人间,结果过了不久,他们这段孽缘便结束了。


  那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夜晚,金普通的上线普通的拉诗画打本,普通的开了麦打算普通的和诗画聊天,结果对方的麦里传来不普通的声音。


  低沉磁性的酒嗓这么从耳机里传过来,金当时便自闭不说话了,大脑一放空手上的操作就慢了起来。


  “金,你今晚怎么这么沉默了,嗯?”


  这个“嗯”字语调上扬还有点苏,如果是女音的话他一定会喜欢。


  “大哥,你是不是没开变声器……”


  清淡的少年音虽然有点小但还是被金听了个一清二楚,他觉得自己一颗真诚的少男心已经碎成了八瓣还被卡车碾成粉末随着风飘散了。


  当机立断黑着脸捧着自己的小心脏立马解除情缘删除好友下线游戏自己跑到被窝里自闭。


  第二天早上他再上线的时候,私聊已经被轰炸了,是个男号。


  一排消息粗略的翻了过去他只看见了扎眼的一句:“只是玩玩而已,这么生气吗?”


  只是玩玩而已……


  或许这句话联系上下文看上去很正常而且他并不是个基佬,但这一年下去的感情说丢就丢还是有点难的。


  金当晚抱着自己的好基友嚎了半天,说他都把名字告诉对方真的有想过奔现结婚的,结果对方突然变成了个男的!!!!


  格瑞当时拍他肩膀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后似是自嘲地说了声:“忘了就行。”


  金那年为了忘记诗画这段狗屎一般的记忆,疯狂地拉着格瑞刷本刷排名,结果就这么浪了一年突然窜出个二代情缘扰乱了他的生活。


  金的二代情缘也就是准备奔现的这个是个男号,当时系统已经支撑男男结婚了,他的情缘是在那段时间差不多窜出来的,ID叫大罗神通棍。


  估计是关闭注册之前开的号,最近才开始玩,所以刷级刷本特别狠,而且特别喜欢竞技场PK,天天逮着排行榜上的人要PK。


  金就是被他天天找茬的那个排行榜第十一名,顺带一提他的前情缘诗画是第十,他是被挤下去的那个。


  这一来二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搞在一起了,原因还多亏了诗画。


  至诗画之后金再也不相信任何一个开女号自称妹子的人了,刚好那段时间妹子开男号的风气盛行,去贴吧论坛一抓就能看见一堆男号妹子。


  而且大罗神通棍从来不开麦,和他说话都打字还喜欢喊渣渣这种代称,一看就是妹子喜欢给喜欢的人的代称嘛!!!!!


  说话处事之中还带着一点小傲娇,这让金更确定对方肯定是个可可爱爱的女孩子,虽然打游戏的时候很厉害,但是骂人的时候真的很可爱,特别是金在刷本抱人家大腿的时候更是顺眼地不行。


  就这样,金和大罗神通棍交换了姓名,而且决定面基。


  金听到大罗神通棍的真名时候更加确认这一点,毕竟有哪个汉子会取名叫神的玫瑰的嘛!


  此刻,金坐在约好的咖啡厅里刷着手机等待人家的消息。


  “喂,抬头,别看手机了。”


  金听到这话疑惑的抬头,入眼是一头灿烂的黄毛和长相俊俏带着点稚气的男生。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渣渣!你脑子退化了吗?自己情缘都不认识了?”


  渣渣……


  渣渣…………


  渣……


  这不是他情缘对他的特称吗?!!!!


  “你……你是嘉德罗斯?!!!!”


  “废话!”


  金的手机随身砸到了地上,他在嘉德罗斯有些疑惑的表情中成功石化。


  为什么我的每一任情缘最后都变成了男的啊??!!








tbc


@PGSTARS4朵蜜番 

@PGSTARS4拉缇雪 

@PGSTARS4芮闪百 


  


  





  



  

[瑞金]纠缠不清(一)

#ooc注意,没有文笔

#民国pa

#修旧文混更

#@PGSTARS4芮闪百 

  @PGSTARS4拉缇雪 

  @PGSTARS4朵蜜番 




  小少爷就是小少爷,一身破布褂子都能穿出几分脱俗的气质,但小少爷也不是小少爷了,他一夜之间被灭了族,经济利益也好,家族仇恨也好,小少爷在继承家业的时候生了变数,仿佛整个世界都和他对着干。于是他从锦衣玉食的少爷变成了流落街头的少爷。

  小少爷有个被惦记了很久的名字——格瑞。道上的都想要他的人头,哪怕只能换到几块铜板几张银票,但饿死了的老鼠不嫌食,格瑞明白这点道理。

  他捡起了肉铺老板嫌钝丢在地上的刀,用刀背一遍又一遍的叩击着地痞流氓的腰板子,良好的教育说这和他的身份不符,但现实又告诉他再拘泥于这些连命都别想要。

  小少爷甩甩自己酸痛的手腕,刀子钝极了,难怪肉铺的老板宁愿丢了他也不愿省点钱。

  一脸麻子的流氓趴在巷子里,红艳艳的血流了一地,扎眼得很,一旁的洗衣婆看到了,却捂着嘴巴溜回了家,方才的搏斗算是要了格瑞仅剩的那点力气,空瘪瘪的肚子和眼前的混沌不允许他再做任何反应。

  “人头不能落到仇家手上。”

  小少爷挺着腰板,在失去意识前这么想着。

  “砰”

  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很是洪亮,至少在鸟不拉屎的破巷子里极其刺耳,金砸吧砸吧嘴里的糖块,正寻思着从一边走开,结果就被地上的石头绊倒了。

  “这什么破巷子!”他嘴里的糖吐出来了,“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这下铁亏。”

  糖不是那么好找的,金在染坊里跑了3年的腿儿才换来一盒子劣质糖块儿,刚刚嘴里含的是最后一块儿。

  地上躺着的看起来还没死,腰间别着的玉佩扎眼的很,即使穿着破布褂子也要别着玉,这人八成是脑子有病。

  金这么想着,然后活动了筋骨把人抬起来,糖块儿的钱还是得要回来,如果能换几顿饭就更好了。

  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姐姐本来带着他在染坊里混口饭吃,结果坊里组织什么交流会,给人送到一个破地方结果失踪了,他便继续在坊里工作,筹到买车票的钱,顺便赚点铜板花花。

  虽然看上去弱不禁风,但背上的人还是有点重量,染坊里的人可怜他,于是便专门留了户木头屋子给他住,他便把人丢在床上灌口凉茶。

  “咳咳……”

  金只听见咳嗽声,那点茶水全顺着那人的嘴角流下去,他只得认栽的重新倒杯水,耐心的一口口喂到嘴里。

  金告诉自己这人的玉佩可值钱了,若是能让他交出来,车票钱是不愁的,因此他需要一个索取的契机,一壶茶水换一块玉,那是不可能亏的。

  和他一样大的银发少年躺在木板床上,气息虚的和随身要归天了一样,好在身上没有什么外伤,顶多就是气血虚了点,不然这个小算盘得敲破。

  金无聊的摆弄着缺了个口子的瓷杯,他哪里来的多余的钱去换杯盏呢?能用且用吧。

  玉佩上雕着格瑞两字,金又觉得这落魄少爷肯定是脑子被驴踢了,人家在哪儿追杀他,他倒好,玉佩上挂着名字,生怕人家不知道目标是谁。

  想来想去又无事可做的金趴在床边盯着自己捡过来的人发呆。

  格瑞绝对是个阔少爷,虽然脸上糊了几层灰,但裸露出来的皮肤无不表明是好吃好喝养大的,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痕迹印在冷白皮上很是吓人。

  金抬起自己的手腕,健康的偏麦色皮肤再加上摸爬滚打磨出来的各种痕迹,不仅让他感叹一句:“有钱真好。”

  是啊,有钱真好,自己也不用为那么张车票忙活那么久,染坊的工钱低的吓人,但好在包吃包住,加上金在这里干了这么久,平常老板也会给他塞点零嘴儿开开胃,说不想家人那是假的。

  金喜欢去峡湾的码头上站着,凝望着一艘艘船,听着它们轰鸣的运行声,看着它们驶向远方。他有时候也会想:“即使买了船票去了那地儿,自己能找到姐姐吗?”

  但是他又会告诉自己,那些都不重要了,人活着就是需要一个前进的方向,他有着明确且绝对的目标,他要找到他的姐姐,于是他便去实现它。

  格瑞躺在床上,呼吸平稳,气氛安静,金就趴在床头看着他,看了那么一会儿,他便转头去把那壶茶给倒掉了。

  tbc

鸽子星一周年集体卖艺

因为钱全喂给了喜欢的哥哥们所以现在这个屑人要出来卖艺了。


all金,oc,bg,乙女都接(除了对家外基本什么都写),具体价格20r/1k字,稿子完成付10块钱定金,如果满意的话可以付全,如果不满意剩下10块钱⑧用付。


觉得贵的话完全可以砍价,我很好说话的呜呜呜


可接车,具体情况加QQ2849141630私聊❤️